淺論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

        作者:核實中..2010-07-19 16:33:18 來源:網絡

        摘要:文章通過對“藝術誠實”的闡釋,進一步明確了自然中的“真實”與素描造型中的“寫實”“夸張”之間的區別和聯系,同時對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作了深入的探討。文章強調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都是藝術家“藝術誠實”的體現,并對一些錯誤的觀點進行了剖析和批判。

        關鍵詞:素描造型 表現 藝術誠實 寫實 夸張
          
          “素描——這是高度的藝術誠實。”這是法國新古典主義繪畫大師安格爾對素描非常經典的概括。通常人們會從他的高度寫實繪畫風格的角度去理解這句話,那就自然會將人們導向認同“把對象畫得越真實,素描造型的水平就越高”這種觀點。盡管在進入了21世紀,我們的繪畫藝術已經有了空前的大發展,在各種不同的繪畫領域產生了許多新的繪畫理念,并呈現出豐富多樣的風格流派。但持上述觀點的依然大有人在。其實這種觀點是片面和膚淺的。持這種觀點的人實際上是混淆了“藝術誠實”與“真實”的本質區別。這里所謂的“真實”是指事物的客觀自然狀態。而“藝術誠實”是指畫者在獲得了對事物的感受之后進行的藝術表現,它是人對事物的主觀認識。不同的人描繪同一個客觀事物,而得到的畫面決不會是一樣的。如果我們不搞清楚這個問題,本文所提的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問題的討論就無法進行。因此,在我們將要對這一命題展開探討之前,有必要澄清一下“藝術誠實”與“真實”的本質區別。
          
          “寫實”造型的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
          
          素描作為造型藝術的基礎,必須強調“寫實”的表現能力。
          素描的“寫實”造型是“藝術誠實”的一種具體表現形式,而不是“真實”的復制和再現。這種“寫實”的造型表現能力主要體現在對描繪事物形體和畫面的結構、比例、位置、運動、線條、明暗調子等造型因素的準確把握。通過嚴格的素描訓練,掌握造型藝術的基本規律,研究造型藝術諸因素,培養正確的觀察方法、思維方法和表現方法,提高審美情趣。只有獲得了扎實的寫實造型的素描技能,才能真正為國畫、油畫、版畫、雕塑、建筑、工藝設計以及其他一切與繪畫造型相聯系的造型藝術服務。古今中外的繪畫和設計藝術大師無一不是在具備了扎實的寫實造型的素描基礎之后才做出令世人稱道的藝術成就的。在中國,與西方素描造型體系相對應的是一直延續了上千年的線描造型藝術,南朝謝赫提出的“繪畫六法”中的“應物象形”“傳移模寫”就包含著對“寫實”造型的追求。晉代的顧愷之、唐代的閻立本、吳道子等都是杰出的代表;近現代有張大千、齊白石以及熔中西繪畫于一爐的蔣兆和、徐悲鴻、劉海粟等一批著名畫家。在西方,并稱為意大利文藝復興三杰的達·芬奇、拉斐爾、米開朗琪羅以及17世紀荷蘭著名畫家倫勃朗是古典主義和現實主義的繪畫藝術大師。還有18世紀法國著名的新古典主義畫家達維特和安格爾。他們的素描作品一直被后世奉為寫實造型的經典范例。
          “寫實”造型的表現形式,在以往的中西方繪畫及其他一切造型藝術活動中曾長期占據著統治地位,而作為造型基礎的素描寫實造型表現能力,自然就顯示出至高無上的權威。在現代,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和文化藝術的空前繁榮發展,對造型藝術的寫實表現也是眾說紛紜。甚至在某些造型藝術表現領域出現了對是否一定需要具備寫實造型能力的懷疑或者干脆持否定的態度的論點。認為長期的寫實造型訓練會阻礙藝術家想象力的發揮,繼而導致造型藝術表現的僵化。筆者不贊同這種將造型藝術表現的僵化歸罪于寫實造型訓練的認識。其實,任何事物的發展都存在著兩面性,既有積極的進步性又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造型藝術的發展也不例外,這就如同中國古代的工筆重彩畫,當它發展到一定的時候,便有了中國文人畫的興起。又如同西方的古典主義繪畫發展到極盛之后便誕生了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在這之后又產生了印象主義等等。這說明,當一個事物發展到極致,它的局限性就會顯現出來,就會有新的事物替代它。但同時我們也應該清醒地認識到新事物的出現必定包含著對舊事物中有價值的、優秀部分的繼承和發展。在造型藝術的領域,作為基礎的素描寫實造型能力與造型藝術表現的僵化并無必然的聯系,它也決不可能成為造型藝術發展的局限性因素。它無疑是我們應該繼承和不斷發揚的部分。因此,恰恰是那些具備了扎實的“寫實”造型能力的人,才真正有可能突破藩籬,創造出新的藝術風格,拓展造型藝術的新空間。
          無論在什么時代,也無論造型藝術發展到何種程度,寫實造型的表現形式都有著無可替代的永恒魅力。而作為造型基礎的素描寫實造型能力,不僅在繪畫表現上,在其他任何的造型藝術領域都發揮了并將繼續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夸張”的素描造型是藝術想象和藝術創造的必然要求
          
          “夸張”的素描造型指的是在充分理解和把握事物基本特征的基礎上,比較自由地、更突出地表達藝術家視覺和心理感受的素描造型表現形式。
          這種“夸張”追求的是“神似”而不是“形似”,它探索心靈與外在現象的默契,尋找個體在現象世界中的表述方式。這種造型活動折射的是生命的充溢,是經過內心體驗而迸發出的激情。藝術家將自己由事物喚起的情感映射到作品中,并將這種感受傳達給觀眾。它注重感性,不滿足于對事物的形體、空間的準確分析和表現,拋棄事物原有的比例結構,抓住能反映事物本質的造型特征展開藝術的想象,并運用獨特的視覺語言進行表現,從而創造出極富個性特征的藝術形象。
          素描的“夸張”造型表現在中西方的造型藝術創作表現中都具有同樣重要的意義。中國晉代的顧愷之早就提出了“以形寫神”之說,強調“傳神”的畫境。宋代的蘇東坡亦有“論畫于形似,見于兒童鄰”的論述。在近現代,更有齊白石所主張的“妙在似與不似之間”。中國美術史上的文人畫非常注重自身內在情感的表達和線條、筆墨的情趣。如貫休十八羅漢的奇詭、梁楷潑墨仙人的憨態、八大山人花鳥的秀骨清風等都是傳神寫照的經典。他們傳世的一些線描作品歷經千百年,成為了不朽的藝術珍寶。中國畫的這種“夸張”是很值得玩味的,它是客觀物象與藝術家自身感受和筆墨情趣的結合體,是藝術家遵循藝術創造的一般規律努力在主體與客體之間尋找一種平衡關系的結果。
          在西方,隨著印象主義和后期印象主義的誕生、發展以及表現主義、立體主義等現代繪畫的新理念和新風格的出現,藝術造型更趨于感性的、情緒化和潛意識的表現,無論在素描造型還是在色彩運用上都顯示出夸張的特征。法國印象主義畫家卡爾米·畢沙羅在指導年輕畫家時說:“僅僅接受那些和你們的感情相一致的東西和理解的方式吧……我害怕的是你們和我過分的肖似。”荷蘭畫家凡·高在他的《書信集》里曾談道:“真正的畫家……不會把東西如實畫出來……而是畫他所感覺到的東西。”《向日葵》是他最著名的作品,那富于個性的夸張的造型和眩目的色彩是藝術家精神情感的折射,它表達著對陽光和希望的激情,也蘊含著不安與失望。自然中的向日葵被賦予了生命的沖動,顯示著具有動感的人格化的跡象。還有像席勒那戰栗的神經質般的線條所描繪的狂躁的人物,莫迪里阿尼筆下那沉靜優美的形象以及像賈科梅蒂瘦長而空虛的形,博特羅那胖得有點荒謬的形……我們一定不能忽視這樣的事實:這些藝術家早期的素描寫實能力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由于他們都有各自特殊的人生經歷,有自己獨特的藝術感受,因此才有了自己夸張的藝術造型特征:席勒深受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說的影響,對人類內心深處的激情和潛意識有極大的興趣;莫迪里阿尼的很多造型是從黑人木雕中嫁接過來的;賈科梅蒂認為人是運動的,又是痛苦的,是一群孤獨的,失魂落魄朝著不同方向行走的幽靈;博特羅在這個物欲膨脹的社會里感觸良深,他給自己提出一個假設,一個人的身體是否可以像一只氣球那樣吹至無限的膨脹……他們在夸張的造型表現上都有著非凡的創造力。對素描“夸張”造型表現的研究和探索,既是實現各種繪畫藝術以及其他各類造型藝術表現的藝術想象和藝術創造的重要手段,同時也是作為獨立繪畫形式的素描創作表現的必然要求。
          
          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都是“藝術誠實”的表現
          
          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乍看起來似乎是矛盾的,是對立的不相容的兩種表現形式。其實不然,“寫實”與“夸張”的造型表現都是相對而言的,他們都是“藝術誠實”的具體表現。
          在藝術造型表現的領域,沒有“絕對的寫實”,也不存在“絕對的夸張”。所謂“絕對的寫實”,就是將藝術家的藝術造型表現與客觀世界的“真實”等同起來,完全排斥藝術家主觀情感的表達,其結果是從根本上否定了藝術家進行藝術創造的價值。而所謂“絕對的夸張”,就是將藝術家的主觀情感與客觀世界完全割裂,否定藝術家的主觀情感來源于對客觀世界的觀察和體驗,片面夸大主觀的作用,其結果就是毫無根據地亂涂亂畫。
          事實上,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這兩種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有著共同的現實生活源泉。就好像是植根于同一片土壤的兩株不同的花卉,由于結構的細微差別導致吸收的營養成分和光合作用有一定差異,因此便開出了形狀和顏色都不相同的花朵。寫實造型的藝術表現形式側重于對藝術家所感受到的客觀物象結構比例、位置以及運動狀態、明暗對比等造型諸因素的準確把握。因而除開藝術家獨特的素描表現手法,就其外在的造型特征來看,比較接近于客觀真實,也就是人們常常稱道的:“畫得很像,很傳神!”而夸張造型的藝術表現形式側重于追求藝術家在感受客觀現實世界的同時獲得心靈與外在現象的默契,尋找個體在現象世界中的表述方式,拋棄事物原有的比例結構,抓住能反映事物本質的造型特征展開藝術的想象,并運用獨特的視覺語言進行表現。因而就其外在的造型特征來看,與客觀真實的物象有比較大的差異,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畫得很夸張,很有激情!”
          隨著現當代繪畫造型藝術的蓬勃發展,出現了許多各具特色的藝術風格和流派,這也就很自然地引發了人們對素描造型的“寫實”與“夸張”孰高孰低的評說。一些長期從事寫實繪畫創作的畫家認為,素描寫實造型的能力是繪畫創作的根本,并以寫實能力的強弱作為判斷繪畫創作水平高低的唯一標準,只要看到有夸張造型特點的繪畫創作作品,哪怕只是有一點點的夸張,他們就會斷言說:“這幅作品不好。”或者說:“畫得太差,連形都畫不準!”或者干脆說:“看不懂,不知道畫的什么東西!”等等。持這種觀點的人,從小的方面來說是保守和片面,而從大的方面來說,如果他是從事美術教育工作的人,那無疑是要誤人子弟的。這些人的問題主要是將具備從事繪畫創作基本素質的“寫實”造型能力的要求同繪畫造型藝術創作的要求混為一談,以寫實造型能力的標準代替了造型藝術創作的標準。而另一方面,一些不愿“墨守成規”的畫家為了求新求變,拋棄了在寫實造型能力方面的基礎訓練,憑著自己讀過幾本西方現代繪畫的書籍,看過幾幅西方現代繪畫的作品,便覺“大徹大悟”,一邊在盲目夸張的胡涂亂抹中尋找“自己的風格”,一邊哀嘆道:“我們被寫實繪畫的訓練模式害慘了,弄得現在都找不著自己了。”他們在努力模仿西方現代繪畫的同時,對寫實風格的繪畫嗤之以鼻,認為寫實風格的繪畫“沒品位,缺乏靈氣”。面對嚴格的素描寫實造型訓練更是不以為然。但他們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一向被他們奉若神明的諸如凡·高、畢加索、馬蒂斯、達利、席勒等西方現代繪畫大師,他們在寫實繪畫方面都曾是頂級的高手,他們在身后留下了大批堪稱經典的寫實造型的素描杰作。
          綜上所述,我們無論是進行“寫實”造型或者是“夸張”造型的藝術創作表現,都必須遵循造型藝術的一般規律。首先要打好寫實造型的素描基礎,然后要用心地感悟現實生活、感悟人生。結合自身的性格特點和情趣,努力研究和創造出自己獨特的素描造型表現方法。在“寫實”造型的藝術創作表現中,我們應該在尊重客觀“真實”的前提下,強調通過“寫實”的繪畫造型表現,傳達自己的藝術構思和繪畫創作理念;在“夸張”造型的藝術創作表現中,我們應該注重對客觀“真實”的觀察體驗,捕捉住能反映事物本質的造型特征展開藝術的想象,從而創造出具有獨特造型的繪畫藝術形象。總之,要探索如何運用素描造型的藝術手段,通過藝術的想象將我們對現實和人生的感悟充分地表達出來。只有這樣,我們的“寫實”才能更加生動感人,我們的“夸張”才能更加深刻、耐人尋味。
          
          參考文獻:
          [1]素描叢刊(二).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1981年7月第1版.
          [2]巢勛臨本(第四集). 芥子園畫傳 . 人民美術出版社,1960年2月第1版.
          [3]周至禹,譚平. 現代西方素描鑒賞與研究.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1996年12月第1版.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15(s)   6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5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