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素描情感——繪畫教學之隨想

        作者:核實中..2010-07-19 16:35:03 來源:網絡

        摘 要:素描作為繪畫的一門基礎課程,教師都有相當程度的重視。素描表現中要解決的一些問題,對學生以后繪畫的發展有著直接的影響,是無可質疑的。一般認為素描的表現在于觀察分析、感受和理解。若要真正理解、感受到其中的內涵,也許是一個艱辛而又“枯燥乏味”的過程。那么,就沒有一種方法(或者叫做方式)使素描變得有一點點的輕松愉快嗎?肯定有的,那就是——“素描情感”。
        關鍵詞: 情感 心理狀態 物我交融 動感力量 靈感
        素描情感與色彩情感一樣也是人賦予的(這里不再贅述),是人感性心理狀態的具體體現,是“物我交融”的一種審美狀態,是素描學習的動感力量;是靈感思維活動的前提條件。
        一、素描情感是人感性心理狀態的體現
        “藝術掌握世界的方式可以理解為人類以心靈關照世界整體的方式,同時也是人類進行藝術生產的方式”。我們從這一段話中可以看出:在藝術“生產”中,人的主觀心理因素是起主導作用的。“藝術生產的全過程,情感意向始終是一個不可缺少的最活躍的元素”。帶情感意向的表現在素描表現的整個過程中應該是主導形式。雖然在基礎素描的訓練中,我們不能過多的強調主觀意向的東西,但是,情感是出于個體主觀的本能,面對所畫對象不可能視而不見,有所見必有所想,有所想必有所感。從“所見”到“所想”再到“所感”是一個反復循環認識、感受的心理過程,也是在素描表現中必須所具有的一種感性心理狀態。在素描訓練中惟有把這種心態逐步、反復的引向深入,才能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素描認識高點。
        往往有的老師認為:在基礎素描的學習過程中,教師就是要“手把手”的教,才能使學生理解。顯然這樣的教師忽略了學生的情感因素,更壓抑了學生的主觀能動性,是不可取的。試想我們“捏著”學生的手,又怎能讓學生“放開一點”畫呢?
        二、素描情感是“物我交融”的一種審美狀態
        在人與自然物的關系上,我們與西方國家有著很大的不同:西方人站在自然物之外研究、模仿。在他們那里,人與自然的主客界限十分鮮明,所以他們尤其感到自然偉大。即使想象中翱翔天國的小天使,也離不開像鳥兒一樣的翅膀。中國人是站在自然物之中與自然物神交的。在我們這里,人與自然的主客界限較為模糊。我們的主張是“天人合一,物我交融”,所以我們不感到比自然渺小。我們想象中的“飛天”可以無翼而飛。
        中國人跟自然物之間的關系比西方人密切。我們把自然物看得和人一樣有呼吸、有生命、有感情。正如金圣嘆:《魚庭貫聞》中有“人看花,花看人。人看花,人到花里去;花看人,花到人里來。”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客觀存在的事物只要被人發現了它的美之所在,同時也就意味著它與人已經互為交流、互為滲透。
        比如,在你看來,從江邊帶來的“玩石”已經是一件藝術品一樣。石頭里有了你的思想,你的思想中閃爍著石頭的影子,在某種程度上石頭和你已經互為一體了。這就是中國人“物我交融”的審美觀。
        在我們的素描教學中匱乏的就是這種“物我交融”的審美狀態的培養與遞嬗。學生為了得到老師的表揚與肯定,成天埋頭于畫板前麻木的做著重復而相同的描繪動作,不管是蔬果、花瓶還是人物、石膏千篇一律——精神有加關愛不足。同學,你累不累?老師們還談論著這個學生如何如、如何的努力刻苦——真的要讓學生把鐵棒磨成繡花針嗎?老師,你對不對?在素描寫生教學中,我們應該也是必須從情感上啟發引導、鼓勵學生把眼前的“靜物”、“人像”“石膏像”……當作具有審美意義的“玩石”,從內心深處迸發出一種表現的欲望。有的人問:“人各有所愛,你總不能讓不愛吃大蒜的人吃大蒜。”我的回答是:“不愛吃”是一種習慣,不等于“不能吃”, “不能吃”是病人。老師的任務就是要把“病人”變成一個“愛吃、會吃大蒜”的人。所以,法國的羅丹說:“美是到處都有的。對于我們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 其實,人與自然物之間的關系是在想象、創造的實踐中逐步密切起來的。正所謂“人到花里去,花到人里來”。 我們不是常說:“不在于畫什么,而在于怎么畫”;“美,不在于得到之后,而在于追求之中。”我們也可以這樣認為:“物我交融”的審美情感過程的深與淺,最終決定了素描的愉悅與枯燥,也決定著你得到的多與少,是一種發現、感受“美”的審美狀態。
        三、素描情感是素描學習的動感力量
        “情到深處人孤獨。”然而,孤獨的力量卻是巨大的。它是對人生、對藝術有著真正獨特的感受、獨特的思想和最強烈的愛,渴望理解而又不可得的一種先行者的心態。當然,我們不會讓學生有這么“巨大”的孤獨感,只要求學生認識到并理解這種獨特的審美情感:孤獨是一種甘于寂寞的精神狀態和境遇,沒有孤獨,不可能有“發現”的愉快和“創造”的幸福。
        我們都知道:具有“藝術細胞”的眼睛常常可以在看得見的生活里發現看不見的詩情畫意。那么,這“看不見的詩情畫意”是什么?它就是畫者“物我交融”的審美情感。我們前面說到過“物我交融”的審美情感過程的深于淺,最終決定了素描的娛悅與枯燥。因為,只要是伴隨著“美”的表現就一定是愉悅的。愛迪生說:“最能直接打動心靈的還是美。美立刻在想象里滲透一種內在的欣喜和滿足。”柏克說:“我們所謂美,是指物體中能引起愛或類似情感的某一性質或某些性質。”實際上,藝術美,就是一種獨特的情感。無怪乎,大師們甘于寂寞,受著“孤獨”咬啃人心的苦味一如既往的追求著它。對于常人來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對于畫者來說,美是通往藝術“殿堂”的金鑰匙。
        當然,“美”并不是那么容易獲得的。當我們揉著疼痛的雙腿;站在峨眉之顛;望日出之壯觀;看佛光之奇景時,不是體驗到一種勝利者的豪邁之情嗎?“美是臨深履薄獲得的最大樂趣。”所以,美,也是一種強烈的、渴望的動力。只有經過艱苦的“走”的跋涉,才能真正取得藝術之美趣。
        而“美”又不是一成不變的,它總是在與“丑”的糾纏裂變中冉冉升起。正如歌德所說:“美丑從來就不肯協調,卻又挽著手在芳草地上逍遙。”所以,美,是動態的,它時時存在于“分寸”的調節之中。
        素描情感也在動態的美感中培養出來,更顯得魅力無窮而又具有強烈的感染力。
        四、素描情感是靈感思維活動的前提條件
        黑格爾說:“靈感不是別的,就是完全沉浸在主題里,不到把它表現為完美的藝術形象決不罷休的那種情況。”可見,靈感思維存在于具有堅定意志的情感之中,是感性經驗的長期積累,理性經驗持續進行的結果。素描情感應該是熱烈的、活躍的、激蕩的、激動人心的、使人振作并積極向上的美的激情。“我們的激情實際上像火中的鳳凰一樣,當老的被焚化時,新的又立刻在它的灰燼中出生。”(歌 德)。“眾里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靈感的到來并不會事先和你商量的,它乘著重生的“鳳凰”而至;它駕著激情的馬車而來。就算它來到你的面前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靈感屬于“第六感覺”的一種類型,是一種突然發現的心靈奇跡。有靈感的描繪會讓我們癡迷若狂,無靈感的繪畫使我們垂頭喪氣。對于一個缺少激情的學生來說,面對如何美的素描對象也會“沒感覺”。他并不是沒有“五感、五覺”,而是沒有“第六感覺”,也就主動的失去了我們所說的“靈感”。
        所以素描情感是靈感思維活動的前提條件。
        近年來,美術教學的改革逐步深化,“教師教什么?如何教?”已經成為美術院系教學的一個熱門話題。應當說,對于這個問題,目前眾說紛紜,尚沒有形成統一的認識。我認為,要讓學生在較短時間內學好素描,教師除了自身應具備良好的專業技能外,還應該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對學生動之以情,方能曉之以理,科學、感性的教學,才能使技法和理論生動、有機地融合在一起。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25(s)   6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1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