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真實——楊參軍油畫作品研究展

          (1/9)尋找真實——楊參軍油畫作品研究展

          (2/9)田野之二 布面油畫 100cmx120cm 2018年

          (3/9)田野之二 布面油畫 59cmx130cm 2018年

          (4/9)田野 布面油畫 100cmx100cm 2018年

          (5/9)秋實 布面油畫 100cmx100cm 2018年

          (6/9)家園之四 布面油畫 60cmx150cm 2016年

          (7/9)家園之三 布面油畫 60cmx150cm 2016年

          (8/9)家園之二 布面油畫 150cmx60cm 2015年

          (9/9)池塘之二 布面油畫 150cmx200cm 2018年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展覽名稱:尋找真實——楊參軍油畫作品研究展
          展覽時間:2019/11/09~2019/11/27
          展覽地點:[山東]-威海市高新區文化西路278號帝景廣場內-(半島美術館)
          主辦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油畫院、中國美術家協會油畫藝術委員會、中國美術學院
          參展藝術家:楊參軍

        協辦單位:浙江省油畫家協會、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半島美術館、光達美術館、米婭畫材、澄旬藝術

        總策劃:陳子胄


        藝術家簡介:

        楊參軍 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油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油畫學會藝術委員會委員,浙江省油畫家協會主席。1958年生于安徽省濉溪縣,1982年獲中國美術學院學士學位,1991年獲中國美術學院碩士學位。


        自序

        二十五年前的某個深夜,我乘坐在從司徒立家返回巴黎國際藝術城的最后一班地鐵上,車上人稀,冷冷清清。看著窗外幻得幻失的影像,我心里總有一個思緒:我眼里的真實是什么?

        在巴黎7個月的時光,我閱遍了法國及周邊國家的大小博物館,也閱遍了西方從古至今的繪畫作品。我在盧浮宮古典主義大師的作品里反復揣摩,崇敬之中,也生出一些絕望,深感窮盡一生也無法達到那種寫實的水平了。在奧賽和蓬皮杜近現代美術的長廊里,我虔誠觀摩,體味西方大師們強烈的個人語言所散發出的魅力,但也感到各種風格都已被窮盡了。我穿梭于當代藝術的展會,想弄清在那些裝置和觀念藝術背后中蘊藏的意涵……,最終我還是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我的藝術之路應怎樣走下去?此刻我遇見了司徒立先生和他的“具象表現繪畫方法論”。終于,我放下一切雜念認真注視起眼前的世界,并拿起鉛筆對著密密麻麻的龜背竹的葉片寫生,開始了尋找視覺真實的藝途。一晃,二十五年已過,然而,真實是什么?

        法國具象表現繪畫藝術源自塞尚,塞尚晚年在描繪圣維克多山的系列風景中,呈現了一種完全區別于傳統的方式,即將畫筆直接描繪生生不息的大自然,努力將不斷流變的自然氣象攝入畫中,這種對眼前感受的捕捉使得他的作品不斷陷入無法完成的困境。他曾說:“要實現我的感覺異常困難,我無法獲得我的感官面前展現的那種強度,我無法擁有使大自然生動的那種色彩華麗的豐富性”。然而正是這“困難”使其作品擺脫了傳統的風景模式,成就了他的偉大和不朽。

        賈克梅蒂是法國具象表現繪畫的代表人物,當1935年他脫離了超現實主義畫派回到畫室,開始了面對桌上的菜果寫生時,超現實主義的理論家布魯東曾譏諷道:“一個頭像,一個蘋果,誰不知是什么?”但對賈克梅蒂而言,正是一個頭像,一個蘋果,造就了他視覺認知的新天地。真實永遠隱顯于實存于虛無之間,對事物的把握絕不是對對象精確的描繪,而是尋找自己真正看到了什么。賈克梅蒂的繪畫影響了眾多的同路人,巴爾蒂斯、阿利卡、森山方……他們對現代及后現代藝術的反思,對淺俗流行文化的批判姿態,都深刻地啟發了我。

        從那時起,我的視覺留在了日常的靜物之中,十年間我不斷地描繪那些水果和蔬菜,目的是想尋找到自己眼中的真實感覺。既然賈克梅蒂可以 “搭在椅子上毛巾”里看到空間存在的秘密,我為何不能呢?長期在靜物畫上的追尋,讓我的眼睛有了一種饑渴感,仿佛這個世界的任何一角,只要我扭開自己的視覺開關,總能有畫不完的題材,但關閉這個開關又可實在不容易。從此,我學會了觀察,世界在我的眼里變得生動起來。

        2005年起,我的寫生開始轉向了人物,也許這注定是我繞不開的主題,因為從小就是畫人物起家的。學生、朋友逐漸成為了我描繪的對象,我深感其難度大于靜物畫,因為,在塑造人物形象時由于神和形的限定,讓我的筆觸無法自由的發揮,但我仍不斷被朋友和學生臉部的神形和色彩所吸引,并在寫生中,找到了一種真實的“存在感”。

        1995年以前我畫過人物,那多是課堂的練習,大學一年級畫過靜物,也更只是色彩的訓練,而風景寫生幾乎沒畫過。2005年我開始回到人物的寫生,同時也開始了更自由的主題,我畫菜場、畫室,也畫家鄉風景。每年冬季,我回家鄉,時光都撒在了田野中,我徜徉在家鄉的荒山麥田間,每天觀察者那楊樹枝在黃土和麥綠間搖曳的姿態,觀察著夕陽下山時的色彩,激動不已,那些最平凡的景物在我眼里都極其誘人。

        近年,家鄉的城市化將我的題材越縮越小,而我也歸隱到了富陽的山水間,在我居住的庭院及周邊,在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的誕生地,繼續尋找我繪畫的主題。

        此次畫展展示了我1995年以來各階段的代表作品以及近一兩年來的新作,希望通過此展能梳理出我的從藝路徑。在尋找視覺真實的道路上,我已蹣跚走過了25年,可真實是什么?我仍不清楚。然而,正是這模糊的狀態,讓我對繪畫不斷地處于某種癡迷的狀態。在今天,在無處不在的圖像時代里,我更愿沉浸在尋找視覺真實的藝途中,并以此來打發我的生命時光,構建心中的藝術家園。

        楊參軍

        2019年10月


        物事 Things

        繪畫是以視覺來理解和表現世界的方式,自1995年,我開始了靜物寫生之路。十年的靜物寫生,我努力以“回到事物本身”的姿態觀看,一步步將原有的創作經驗去除,以達到“以物觀物”。

        我深知“感性的真觀”是繪畫的重要依據,回到視覺,就是要喚醒我們的身心對世界感知的那份最鮮活和最敏感的潛力。然而,只是“感性”,那是人人都具有的能力,它有時如此飄忽不定,常有游離于我們深刻的體察之外。因此,如何將其轉化為智的直觀,是我在靜物畫創作中不斷努力的方向。十年的靜物寫生讓我的目光對生活中的任何角落都會發生興趣,但我也在不斷在反思中進行綜合,以求讓觀察深化為一種洞察力,并努力構建起自己的油畫語言的特征。


        形神Spirit

        2005年開始轉向人物寫生,畫人曾是我一貫的主題,在1995-2005年間,也曾經畫過幾張,但總是力不從心。在靜物畫上的自由表達到人臉上就變得拘束。2005年起我逐漸開始了人物寫生,也逐漸在人物的神形中找到了感覺,我喜歡從最令我心動的局部開始,也許是鼻尖,也許是衣服上的一朵花,一生二,二生三…… 逐漸推進。因此,我在作畫時的最興奮之處,,常在完成前的三分之一處。各局部與整體畫面還沒形成,還有巨大的想象空間。我想一氣呵成的理想總無法達成,筆意的流動感也常在反復中變得僵硬,但畫面的空間也會因此而更加豐富。神和形在我每一次注視中都會發生變化,在此矛盾中,我總是覺得下一張也許更圓滿。

        1995年以前我寫生過人物,那是課堂的練習,大學一年級畫過靜物,也多只是色彩的練習,但極少畫過風景寫生,2005年開始回到人物的寫生,同時也開始了更自由的主題,我畫菜場、畫室,也開始畫風景家鄉,每年冬季,我回家鄉,時光全撒在了田野中,我徜徉在家鄉的荒山田埂間,每天觀察者那楊樹的樹枝在黃圖和麥綠間搖動,觀察著夕陽下山石間的色彩,激動不已,那些最平凡的景物在我眼里都極其誘人。

        近年,家鄉的城市化將我的題材在壓縮的越來越小,而我也回歸到了富陽的山水間。在我居住的庭院周圍,在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的誕生地,繼續尋找我的視覺真實。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38(s)   69 queries
      update:
      memory 4.64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