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建俊:我一生最明智之舉就是選擇了繪畫

        作者:核實中..2014-03-12 10:40:10 來源:京華時報

           2月4日,著名畫家詹建俊油畫《天地行》以517.5萬元的成交價領銜2014保利拍賣在三亞舉行的油畫專場。作為中國第三代油畫家的代表人物,詹建俊在接受《京華時報·藝術品投資周刊》專訪時表示,他所有精力、體力都關注在繪畫上,“畫畫是我最大的興趣,我愛好這個,好這口兒。我這一生最明智之舉就是選擇了這個職業,我走畫畫的路,還是對路了。”


           談狀態


          一輩子只有一種理想


          詹建俊坦言,對于創作沒有太多計劃,就是不斷地按照自己的藝術理想,逐漸地實踐下去,“不論生命到什么時候,我覺得我所有的精力、體力都關注在畫上。畫畫是我最大的興趣,我好這口兒。因為我一到畫室、一見到我的畫我就感覺舒服。”


          詹建俊表示:“我這一生最明智之舉就是選擇了這個職業,走了畫畫的路,走對了。我最主要的生活狀態都在進行我的專業,我是一輩子一種理想。我嚴格說,沒有單純到哪兒去休息或者玩,當然我也到很多地方去了,一般都是一些工作的需要,參加活動之余,順便可能到那兒去接觸一些不同的生活,為創作尋找靈感。”


          詹建俊認為,作為藝術家要有豐富的藝術感受,“所以,我的狀態是,雖然83歲了,心還是很年輕的,但是白搭,你心年輕,但是說不定你明兒就完了,這是科學嘛。人的成型也是不知不覺的,你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一個人。”


          談教學


          不要把學生放進框里


          詹建俊有一個繞不開的身份,就是中央美術學院的教授。現在詹老的學生可謂是桃李滿天下,像劉小東、喻紅、謝東明等都是詹建俊的學生。


          詹老在談到這些明星學生時表示,美術學院現在這撥人算當前狀態比較好的,“我們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三工作室是董希文先生創立的,最早叫董希文工作室,董先生故去了由我來接替,現在由我的學生謝東明來接替。它有共同的理念,也是由董先生確立的,叫做‘兼容并蓄’”。詹老解釋說:“第三工作室是土生土長的本國派,因為董先生沒有留學,就是通過自己的藝術發展、在國內成長起來的。他又是在敦煌生活了很長時間,加上對西方現代藝術很感興趣,因此他主張兼容并蓄。”


          第三工作室還有一點是“順水推舟”。詹建俊解釋:“學生是什么樣,他要往哪兒流,你就推他一把,你不要硬擰他、不要硬給他放到一個框框里去。”由于年齡原因,詹建俊雖然不在一線教育崗位了,但依然提倡“因材施教,兼容并蓄、換位吸收”,“第三工作室的寫實基本功都很強,要求學生要掌握基本功。至于你以后的藝術走向,那是根據學生每個人對藝術的認識和追求,但是這些基本條件是他的一個依靠、最重要的一個幫襯。”詹建俊表示。


          談展覽


          文獻記錄藝術從無到有


          《俊骨風流——詹建俊藝術文獻展》于去年9月27日在保利藝術博物館展出,這是詹建俊最近的一次個展。此次文獻展,以時間為主線,以畫家不同時期的重要作品為節點,通過相關速寫、寫生、草圖來再現詹建俊藝術創作的全過程,并輔以大量歷史實物、照片資料來呈現作為一個藝術家、一個教師、一個油畫推動者詹建俊的立體形象。


          關于文獻展,詹建俊認為,文獻展就是將藝術創作從無到有展示出來的過程,“比如畫這些畫,它的產生過程,我把它比喻成懷孕的過程,一件作品的出爐必須得懷胎十月,它不可能是很簡單地就產生了,必須有一個醞釀、探索的過程。”詹建俊解釋說。


          詹建俊認為藝術領域太寬闊豐富了,每個人都會經歷由年輕到年老的過程,也總會有不同的想法、追求和興趣,所以他不同時期的作品其畫面也會有很大的不同,“雖然有些畫在當時看來很受好評,但現在看來,其實也還有改善的空間,覺得如果現在再去畫,必將有一種更好的效果出現。”詹建俊說,一個畫家的成長,與科學家那種追求、探索各種存在于世間的奧秘是完全一致的。


          談創作


          生活與古典音樂是雙翼


          從藝70余年來,詹建俊的油畫創作經歷了從象征寫實到抒情表現的探索歷程,從《狼牙山五壯士》等系列重大歷史題材繪畫,到包括像《阿依莎木》《塔吉克老山民》等各時期的代表作品,詹建俊回憶起當年創作的這些作品頗為興奮。在他看來,每一個畫家都會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創作出屬于特定時期個性的作品。不同的是,他創作出的作品,已深深地烙上屬于自己的印跡,個人風格遍布畫面的各個角落。


          一輩子與繪畫結緣的詹建俊對音樂卻有著近乎瘋狂的迷戀,他在客廳里安裝了7個進口音箱。在他看來,所有的藝術形式都是觸類旁通的。“畫家因為見到日常生活中一花一草而有所觸動,他會拿起畫筆開始創作;音樂家則要通過旋律。”詹建俊至今還記得半個多世紀前創作《起家》時的感受:“記得當時聆聽的是柴可夫斯基的《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手中的畫筆就像是指揮棒,情緒隨著旋律激動起來。”


          在詹建俊看來,現實生活與古典音樂是他藝術創作的兩翼,“每當我拿起畫筆,都會開始回想,這幅畫和哪位音樂家的哪部作品有相通。如果說《起家》是用鋼琴烘托出的青春朝氣,那么《狼牙山五壯士》則是用定音鼓的捶打帶起整個樂隊的極大悲鳴”。


          談榮譽


          獎都不是自己要追求的


          對于一位藝術創作年齡有70多年的藝術家來說,獲得的大大小小的獎自然不計其數,詹建俊笑言,“從還沒有意識的學生時代,奪得在學生創作比賽當中的第一個獎,到去年獲得終身成就獎,老實講也就蓋棺論定了。其實所有的獎都不是我要去追求的,都是我沒想到的、很意外的獎”。


          詹建俊表示:“我是覺得,你只要去不斷地努力追求,客觀上能夠做到的盡力去做,你做到什么程度,社會來檢驗你、人民群眾來檢驗你;包括其他專業其他方面的人員在評價你,你達到什么程度,社會將會有一個公正的回應給你。或者人家覺得你這個好像值得鼓勵,就給你一個什么獎,我只是把它看作對自己的一種鼓勵、一種促進、一種社會的認可。”


          “這些獲獎就等于每一個階段,社會上對你的鼓勵和認同,因為你的作品是給人家看的,人家覺得你的作品好,應該是挺高興的。如果畫出的這張作品沒人看得上,都覺得這么爛還往外拿,你真有臉?當然你會不高興;這個人說畫得還不錯、挺好,當然高興了。但是并不見得得獎就好像是你的一個目標。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任何獎,都沒有想到去要追求一個什么獎,沒有。那些獎都不重要。”詹建俊說。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2.206(s)   6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1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