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惟華油畫作品展”策展人黃凱麗女士的對話

        作者:竹溪2015-04-24 08:34:44 來源:中國美術家網

          (1/6)​策展人黃凱麗(琳迦)女士

          (2/6) 國際拍賣師黃凱麗正在主持拍賣會

          (3/6)​策展人黃凱麗(琳迦)女士

          (4/6)陸惟華教授、黃凱麗與侯杏妹教授在《春天的微笑》展覽中合影

          (5/6)杜樹華先生(左一) 陸惟華教授(左二) 侯杏妹教授(右二)與黃凱麗女士(右一)合影

          (6/6)德馨齋美術館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春天的使者——與“春天的微笑——陸惟華油畫作品展”策展人黃凱麗女士的對話

        策展人黃凱麗(琳迦)女士

        編者語:“春天的微笑——陸惟華油畫作品展”4月17日在喬十光美術館盛大開幕,當日眾多重量級嘉賓出席開幕式,多家媒體進行報道,成為城中一大盛事。4月19日,陸惟華先生以“世界藝術史”為題在喬十光美術館的一樓活動中心開講,現場座無虛席,氣氛熱烈,掌聲不斷。4月25日,“名媛之夜——旗袍、珠寶、名畫品鑒酒會”將在喬十光美術館舉行,活動尚未開始已經受到廣泛關注。一系列的活動,“喬十光美術館”、“策展人黃凱麗”成為時下的熱門詞,為何策劃這一系列的活動,是偶然的際遇還是多年的沉淀,喬十光美術館又有什么樣的魅力,吸引著無數的藝術愛好者們,逐漸成為沙面乃至廣州的一張藝術名片。帶著聯翩的浮想,小編走進幕后,與此次展覽的策展人黃凱麗對話,講述藝術背后的故事。

        小編:在“春天的微笑——陸惟華油畫作品展” 的策展人語中你提到與陸惟華老師2007年就認識,在認識八年的時間里,是什么樣的緣由又是在什么時候,你正式向陸惟華老師發出展覽邀請呢?

        黃凱麗:與陸惟華老師的相識要追溯我在澳門工作的時候。當時,我活躍在澳門的文化藝術界,在一次活動上與陸惟華老師結識,起先對他沒有太多的了解,覺得他很隨和涵養非常好,我們很投緣,之后一直保持聯絡。通過一些網絡及其他資料,我開始逐漸了解陸惟華老師。原來他在國外已經相當出名,他1998年畢業于比利時皇家美術學院,2000年畢業于比利時蒙斯高等美術學院(并獲得油畫系碩士研究生第一名),為該院建院265周年以來第一位來自亞洲獲此殊榮的中國人,2014年榮獲美國普林頓大學藝術學博士,同年進修于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面對眾多榮譽,他本人非常低調。

        我特別喜歡他的作品,如“泰山神韻”、“老屋”系列,中西交融的繪畫表現手法給我帶來強烈的視覺震撼,印象非常深刻。2012年,我回到廣州,開始籌備建立德馨齋美術館,一直跟陸惟華老師保持聯系,他給予我非常多的信任與支持,談到展覽的想法時我們一拍即合,由此我們展開了正式的合作。

        “春天的微笑”系列作品是陸惟華老師回到國內后創作的,我曾不解地問他:“你為什么會創作‘春天的微笑’系列,跟你之前的風格完全不一樣,你以前的風格偏向學院派,而且你在國外獲得了諸多榮譽,為什么還要回國來重新開始?”陸惟華老師非常嚴肅地說:“我在中國出生,我是祖國的孩子,但是在比利時成就了我的藝術,我要把藝術的成就帶回中國,成為中西方交流的使者,這是我的責任與使命。”基于這樣的想法,他毅然回到國內來發展。也是在這個時間,我萌生了跟他合作的想法。

        “春天的微笑”系列作品,表面上是以花為畫面主,其實陸惟華老師是想以花性來表達人性,傳遞積極向上的精神境界——真、善、美,唯美的畫面能釋放都市人的生活壓力,帶給人愉悅的心情,他的理念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

        短短幾年的時間,我有幸見證了陸惟華老師在國內的奮斗歷程,他非常努力并且有很深的內涵,與他交流每次都是獲益匪淺。他的世界觀,他國際化的視野,他豐富的人生閱歷,都融入到他的作品中,他創作的每幅作品都不一樣。“春天的微笑”系列是通過色彩的變化來反映人的情緒,人有喜怒哀樂,一年有四季,花亦有自己的生命與語言,陸惟華老師通過音樂式的符號,賦予物體以生命,與觀者進行情感的對話。“春天的微笑”這一系列是非常好的題材,仔細欣賞每幅畫作,你會感到畫面是會舞動的,它有生命,在跟你對話,在對你微笑。“春天的微笑”系列作品給了我動力,一定要把它們完全地展示出來,之前整組作品從未完全地呈現過,這次展覽是該系列作品第一次完全地展示在觀眾面前。

        選定展覽主題,陸惟華老師創作作品……前前后后經歷了兩年多的籌備周期,我們花了很多心思時間精力來策劃這場展覽,最終選擇在喬十光美術館來做這場展覽。

        小編:你為什么會選擇在中喬十光美術館來做這個展覽?

        黃凱麗:喬十光美術館是我的首選之首選,因為喬十光美術館是以漆畫泰斗喬十光先生來命名的美術館,有豐富的館藏作品及藝術內涵,格調非常高雅,而且它在藝術界有一定的影響力,是一張重要的名片,再加上它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處在外事區的沙面。陸惟華老師是國際著名油畫家,展覽期間會有很多國際友人到訪,喬十光美術館是個載體,能夠很好地承接這種國際文化藝術交流的活動。而且喬十光美術館的定位跟傳統美術館不一樣,它新型高雅而且視野開闊,與陸老師的作品格調非常契合。經過多方面綜合考量,我最終選擇在喬十光美術館來做這個重要的展覽,我覺得非常合適。

        小編:從2012年萌生展覽的想法,到2015年舉辦展覽,將近三年的跨度,這個過程中,你們要溝通思想層面的東西,藝術家再去創作,然后甄選作品,才有這一系列作品的呈現。這一組作品色彩非常豐富,有的很安靜,有的非常活躍,有的帶一點憂傷,整個畫面的氣息是很安靜的。陸惟華老師的畫作里似乎有種定力,這是個人的淺見,我想聽聽你的觀點,該如何深入解讀陸惟華老師的這一系列作品呢?

        黃凱麗:其實你已經看到他畫作中深層的內涵了,我們欣賞一幅作品時,撇開其好壞優劣不談,你站在它面前幾秒鐘,會發現它在跟你對話,你會喜歡上它,這是最重要的。其實,陸惟華老師是把他內心最深的層面反映在他的作品上,有些畫色彩艷麗,你仔細去欣賞,會發現艷麗只是表象,它里面有很深的內容,可能是一種憂傷,可能是一種憤怒,可能是一種喜悅,它以不同的語言來表達,這就是春天的微笑這組作品的魅力所在,需要你用心去讀。

        無論是顏色很鮮亮的,還是灰藍色憂傷調的,往深入去看,會感覺到畫家畫畫的時候心是很定的。陸惟華老師是這樣跟我講的,他說他創作一幅作品靈感很重要,有時他需要特定的環境、特定的味道等,如果找到感覺了,他思如泉涌,創作作品一氣呵成,如果環境的氣場不對,他是創作不出來的。因此,他說每一幅作品都像他的孩子一樣,它是有生命力的,他說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環境下創作出的,往往是心靈很安靜的時候。

        小編:這一系列作品,有的畫面很豐富,有的則相對簡潔,而且色彩特別雅致,在色彩方面陸惟華老師有用什么特別處理方式?

        黃凱麗:陸惟華老師所用的顏料是他自己定制的,是經過加工處理的,要經過篩選然后加一些其他的成分研磨成所需要的狀態。陸惟華老師畫作中的色彩是很通透的,他說如果顏料不經過處理,他畫起來是暈染不開的。他的畫作整幅全部是色彩,非常考驗畫家的功力,萬一顏色處理得不對,整幅畫就毀了,但是陸惟華老師的畫作色彩是通透的,這是他獨到的技巧,顏料在他手里像跳舞一樣,畫家與媒材融為一體。他的畫法有兩種:干畫法和濕畫法,兩種不同的畫法,傳遞的思想也是不一樣的。在“春天的微笑”系列作品中,有非常多的東方元素,陸惟華老師一直致力于東西表現手法與精神內涵的融合,他的作品不是完全的西化,有濃厚的東方氣息,他將中國傳統的大寫意筆墨語言融入畫作中,結合西方的色彩、抽象等,創作出個性鮮明的陸派風格,這與他深厚的藝術理論基礎是密不可分的。

        他的導師呂西安•馬薩赫(Lucien Massaert)是藝術理論權威,讀書期間,導師對他寄予厚望,教授了他很多西方理念。導師要求他看藝術史,并且反復翻閱,他讀了多遍之后,導師還讓他繼續看,他百思不得其解。原來導師是讓他熟悉藝術史中每個畫派的風格走向,對藝術史深入研究之后,他才更自如地取長補短來建立自己的表達體系,創作出自己獨特的個性。他的導師點評他的作品時說,這就是陸惟華派。

        小編:剛剛談到關于陸惟華老師的藝術,關于你們籌備展覽的過程,自2007年與陸惟華老師相識,在這幾年交往的接觸中,你覺得陸惟華老師對你最大的影響是什么?

        黃凱麗:陸惟華老師自身在藝術上很有成就,他文化涵養深厚,為人謙和,而且特別努力。他回國發展的短短幾年時間,從未有過絲毫懈怠,他認為一個藝術家要用畢生的精力創作出最好的作品,反而名利方面他很少關注。他跟我講過一句話,為什么要這么努力來創作,這么努力地經營他的事業,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優秀的人,就像打籃球一樣,現在看不到你,但是你很努力,你每一天都會進步,也許你的身高沒別人高,但是你的技術比他們好,當時機成熟,籃球落下來第一個抓住的是你。這個籃球就是機遇,我至今仍然印象深刻。在他看來,每一份努力都是累積,都是值得的。

        每一次跟陸惟華老師交流,我都會有收獲,而且他的努力影響著我,鞭策著我前進。我為他身上那種堅持不懈的精神所感動,同時加緊著自己的行進步伐。跟他接觸得多了,他的行為方式、思維哲學理念深深影響著我,我覺得他是我人生的一個導師。這次展覽他給了我很多建議,在細節方面他非常嚴謹,這是藝術家應有的素質。非常幸運,能與陸惟華老師有緊密的聯系。

        小編:我們談到了跟陸惟華老師的一些合作,包括他對你的影響,我想談談你自己,你之前在在澳門工作,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想到做自己的美術館?對于美術館的定位及發展方向你是如何規劃的?

        黃凱麗:是從澳門回來的時候。我之前在澳門工作也算是一個積累,澳門的文化界很活躍,我參加過很多文化藝術活動,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們有過交流。我自己是拍賣師,組織、策劃過多場有影響力的拍賣活動。我之前的定位是作為一種文化藝術的橋梁,于是萌生了打造平臺的想法,我創辦了德馨齋美術館。現在德馨齋美術館還很年輕,剛開始沒多久,但是我自己的積累很多,我有很多想法,陸續會將這些想法呈現給大家。“春天的微笑——陸惟華油畫作品展”是我認為比較重要的展覽,花了很多心思,展覽期間還穿插了幾場活動,對我而言,有很多新的嘗試與挑戰。

        每一次的展覽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挑戰,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在2012年取得了“國際拍賣師”資質,2014年我取得了“藝術品鑒定評估師”資質,在藝術領域非常需要專業資質。我在做事的過程中不斷完善自己,我每一天都在努力,每一場活動都在學習。

        2012年開始籌備,2013年年底德馨齋美術館成立,我們做過很多展覽,我們現在有自己的簽約畫家,陸惟華老師是其中一位。當初建立平臺,我是想把國外的資源引進來,我們現在代理的畫家大多有海外留學的背景,很多優秀的藝術家出國深造之后想回國發展,他們需要一個專業的藝術機構來推廣他們的藝術,我提供這樣的平臺給他們發揮。

        我對市場做了一系列調查,很多畫廊都以水墨為主,畫廊會面臨生存的壓力,而水墨畫在嶺南比較好流通。我曾經思考過,我為什么一定要堅持走這條路,以油畫為主,我非常清楚我的定位在哪里。我目前的定位意味著可能會比別人艱難很多,或者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累積,但是始終是要有人來做這事情。

        我有個很大膽的想法,在幾年時間內累積到一定程度去參加巴塞爾。在澳門工作的時候,我經常澳門香港兩地走,每一屆香港藝術展我都會去看,去學習,當時都沒想過我會做美術館。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選擇,因為我喜歡藝術。今年我又去了巴塞爾,吸收國際元素,關注國際藝術家的動態,這對我們發掘藝術家非常有幫助,并且會持續發掘有潛質的藝術家。我們的定位是走國際化路線,我們現在有澳洲的合作方,并邀請我們到澳洲做展覽。濃厚的愛好與不懈的堅持,我相信我們會辟出一條自己的蹊徑。

        后記:談到藝術,談到此次的展覽,談到陸惟華老師的畫作,黃凱麗女士以飽滿的熱情講述了背后的故事,有畫作的深入解讀,有與喬十光美術館合作的緣由,有自身的經歷與規劃等等。一個多小時的談話,她神采飛揚,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她的喜悅讓空氣充滿旋律,感染著我。她策劃了“春天的微笑——陸惟華油畫作品展”,通過藝術讓陽光明媚的春意住進人們心里,熱愛藝術的她是一個使者,將真、善、美傳播開來,因此,特以“春天的使者”作為標題,以對話文字記錄下藝術的精彩時光。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20(s)   6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60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