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翻譯 多種投射

        繪畫作品《影子》令我產生了一些興趣:影子——一個因遮擋光線而產生的投影,似乎不值得人們去關注也確實很少有人去留意,然而,田亞洲先生卻熱衷于描繪它,并且,藝術家通過畫面讓觀者得到了多種可能性的解讀……等等這些都是引起我興趣的地方,同時我認為這也正是這個作品的價值所在。 首先,作品《影子》具備很多“自然”影子的特征——光線被遮擋,灰色、斑駁、晃動。站在作品前,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就是地上的樹的投影,具象而真實。其次,《影子》蘊含了很強的“心靈”影子的特征——虛幻、神秘而不可捉摸且充滿矛盾,反映了人在面對“未知”或者“不確定”時的一些基本心靈感應。站在作品前,不確定這個影子里究竟蘊含著什么,你想在《影子》里看到什么,《影子》里就有什么。陰陽轉化,似是而非,模棱兩可,抽象而模糊。第三,《影子》還具有明顯的 “文化”影子的特點——中國化、西洋化、現代化。很明顯,這個作品,具有很強烈的中國氣質:作品的制作借用了毛筆、宣紙、墨汁、印章等中國特有的工具材料;作品色彩的簡約處理挪用了中國傳統水墨的用色邏輯,抽象而玄妙;筆、紙、墨、色,眼、腦、手、心,隨機滴落、碰撞,產生了不可復制的痕跡,妙趣橫生,作品的語言趣味著意凸顯中國文化中的“意向”特質。同時,這個作品很明顯又具有西洋畫特征:畫面的平面結構完全是西洋繪畫的邏輯關系;散落的筆法暴露出印象派的趣味;繪畫語言中的肌理效果以及丙烯、墨汁、皮紙的混合運用和粘貼帶有濃厚“后現代”色彩。然而,整個作品卻難于歸類為“中國畫” 、“油畫”或者“丙烯”之類,這是因為藝術家在作畫過程中不僅竭力抵制傳統中國畫的“筆墨趣味”,甚至為所欲為地使用傳統中國畫忌諱的筆法和墨色且樂此不疲,他還使用覆蓋力強勁的丙烯,隨機性地在方形的平面結構里制造不符合西洋傳統繪畫理論體系中的關于形體和色彩邏輯關系的顛覆性效果……所以這個作品突破了畫種的界限,實現了藝術家個性特征的表達,具有當代藝術的實驗效應。等等跡象表明,這個中國人的作品里具有東、西方傳統文化的某些痕跡,然而他又不滿足于“吃熟透了的果子”,藝術家的作品傳遞出一種“掙扎的力量”,這種“掙扎”就是原創性的文化價值,作品中的“生澀感”就是掙扎之后“重生“的結果。我喜歡“生澀感”超過“熟透感”。藝術家最需要的是獨立人格以及獨立的學術立場。田先生以其個人的視角和經驗,對一個司空見慣的自然現象進行了一種個性化的圖形“翻譯”,這種“翻譯”投射出多重“影子”,其意義超出影子本身。原文作者: HARRIS J.EDIN (哈瑞斯.J.伊頓 美國現代藝術研究中心教授) 中文翻譯:田緒軍(英國斯旺西大學翻譯學碩士、美國UT D 孔子學院及三峽大學教師)楊冰峰(美國UT DALLAS在讀博士、三峽大學教師)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404(s)   6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8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