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珍藏展將在上博啟幕

        作者:李婷2019-11-02 10:49:57 來源:文匯報

        雅克·路易·大衛《安德洛瑪克哀悼赫克托爾》。 (上海博物館供圖)

        最高水準法國學院派藝術將亮相上博

        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珍藏展絕大多數展品為首次來華

        坐落在塞納河畔、與盧浮宮相對而立的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不僅是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美術學院之一,對中國藝術也曾影響深遠。徐悲鴻、林風眠、潘玉良、吳冠中、常書鴻、顏文樑……這一個個閃光的名字都與它有著深厚淵源。

        11月4日,“美術的誕生:從太陽王到拿破侖——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珍藏展”將在上海博物館啟幕,通過85件藝術珍品向人們系統呈現曾對徐悲鴻等中國藝術家產生過重要影響的法國學院派藝術。此次展覽涵蓋油畫、雕塑、版畫等多樣形式,絕大多數展品為首次來華。許多在世界藝術史上占據重要地位的藝術家作品將亮相,包括普桑、弗拉貢納爾、大衛、安格爾、烏東、呂德等,其中不乏當時美術學院學生們夢寐以求的羅馬大獎獲獎作品。目前展覽正在緊張布展中。

        安格爾一句話深深影響了藝術教學

        昨天下午,記者到達布展現場時,法方文物工作人員正拿著手電筒,對法國新古典主義畫派奠基人雅克·路易·大衛的《安德洛瑪克哀悼赫克托爾》進行仔細地比對、檢查。這是本次展覽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作品,畫幅接近三米高。據介紹,大衛在1783年創作該畫,作為他申請皇家繪畫與雕塑學院(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的前身)的入院作品。

        為了達到油畫的最佳觀賞效果,上海博物館首次模擬自然光源進行展示。與大衛作品比鄰而展的是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的代表作《半身軀干人體》《阿喀琉斯接見阿伽門農使者》。安格爾是大衛最出色的學生,他追求造型美,重視線條的作用。安格爾曾說:“素描者,藝之操也。”這句話對于后來在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進修的中國藝術家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徐悲鴻便是其中之一。因此,他回國赴中央美術學院任教后,也堅持以素描練習為基礎教學中最為重要的課程之一,深深影響了中國學院式藝術教學體系的發展。

        國內現存唯一安格爾素描將首度公開亮相

        本次展覽上,上海博物館收藏的一件安格爾素描作品也將首度公開亮相。這是國內現存的唯一一幅安格爾素描,它描繪的是健碩的男性人體,尺幅不大,但是簡潔而有力量。據介紹,該作品曾經徐悲鴻、顏文樑、張充仁等藝術家鑒定,認為屬于安氏早年于羅馬學習期間的習作。

        該作初由徐悲鴻1930年于巴黎某畫店發現,索價雖不高,但還是因為手頭拮據無法購買,遂勸友人沈旭庵購之。徐悲鴻在詩人、翻譯家邵洵美1920年創辦的《時代畫報》第三期(1931)上為此畫作長提,稱之為:“中國之有安格爾畫,此為紀元!”之后,這幅作品幾經易手,輾轉流落到紐約,于1946年被邵洵美在一家著名古畫商店購得,將其帶回中國,后捐贈給了上海博物館。

        系統呈現17至19世紀法國藝術的流派和風格

        除了素描外,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對中國藝術教育重大影響還體現在人體寫生和歷史繪畫。此次展覽時間跨度上從17世紀一直延續到19世紀初,分為九個主題單元,幾乎涵蓋這段時間法國藝術的所有流派和風格。

        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表示,與美術館、博物館不同的是,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的收藏,散見于校園的各個地方,隨處可見。這個展覽當中的許多展品,實際上就是20世紀初徐悲鴻、林風眠、潘玉良等早期赴法留學的中國美術生們當時在校園里看到的。而這些為他們提供藝術養分的最高水準名作現在來到了中國,人們在上海就能看到,便是這個展覽的重要意義所在。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50(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0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