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玻璃畫 為世界添色彩

        作者:王月華2019-11-08 00:10:53 來源:廣州日報

        廣州玻璃畫 為世界添色彩

        清代畫家作品在海外受歡迎 將“廣州形象”帶入全球視野

        在紙上作畫,已屬不易;在玻璃或鏡子的背面反筆作畫,又是怎樣一種挑戰?在玻璃尚屬奢侈品的清代廣州城里,為什么會有一群無名畫師孜孜不倦研習技巧,畫出一幅幅精美絕倫的玻璃畫,給后人留下了一筆寶貴的藝術財富?他們的動力何在?且讓我們在欣賞這些美妙畫作的同時,好好探尋一番。

        技術難題未攻克 大塊玻璃需進口

        上一次我們說了,玻璃被古人稱為“水晶”,璀璨奪目的彩色玻璃擺件、飾品更是備受人們鐘愛。清代中期,借由“一口通商”的便利,廣州的玻璃工匠孜孜不倦借鑒外來技術,汲取本地經驗,做了不少創新,使廣州一舉成為南方的玻璃制造中心。1696年,康熙帝設立皇家玻璃廠后,廣州大批能工巧匠還被地方官派遣北上,與外國專家通力合作,制造了許多精美絕倫的玻璃器皿。今天,我們在故宮看到的不少玻璃工藝杰作,都傾注了廣州工匠的心血。

        不過,細細查閱史料后,你會發現,不管是遍布廣州的玻璃工坊,還是遠在北京的皇家玻璃廠,制造的都是小件工藝品。由于技術的局限,它們并不能生產大塊平板玻璃。囿于才疏學淺,關于大塊平板玻璃的制造工藝,我只查到了“歐洲工匠將玻璃液傾倒在特制的桌面上,待冷卻后形成平板玻璃”的論述,但我想,制造工藝一定遠比這句話復雜得多,否則,以服務于皇家玻璃廠的外國專家的能力,何以制造不出來,而必須全靠粵海關進口?

        今天,玻璃司空見慣,但在清代,玻璃,尤其是全部依賴進口的大塊平板玻璃與鏡子,絕對是奢侈品。據乾隆年間的皇家檔案,一塊長二尺八寸(約0.9米),寬二尺六寸(約0.8米)的平板玻璃,粵海關就花了十一兩銀子進口,足夠一個普通家庭半年的開銷。

        無名畫家有絕技 反筆繪制玻璃畫

        大塊平板玻璃價值不菲,如果只是用來鑲嵌在窗戶上,未免就有些暴殄天物了。這些奢侈品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使命”:用來畫畫,供人們欣賞。現在,我們去故宮,會發現許多精美絕倫的玻璃畫,其中就有不少是廣州畫師繪成的。雖然我是個藝術“小白”,但稍稍想象一下,也會發現在玻璃上作畫實在太不容易了。為了達到“正面欣賞”的效果,畫家必須以反筆作畫。上色時也得“反著來”,觀眾看到的第一層顏色必須最后涂,顏色的層次越豐富,對畫家的挑戰越大,一不小心弄混了,價值不菲的玻璃就毀了。

        據乾隆年間另一則皇家檔案的記載,一個工匠不小心劃破了一塊玻璃,一下子被罰了三個月的工錢。可以想象,在這么昂貴的寶貝上反筆作畫,畫師的精神壓力有多大。在這樣的情境下,他們還能創作這么多藝術精品,其嫻熟的技藝與強大的抗壓能力,實在令人驚訝。

        其實,用來作畫的平板玻璃并不多,廣州畫師更多的是在玻璃鏡背面作畫。他們刮去玻璃鏡背面的一部分金屬層(正是這些金屬層帶來了鏡子的反光效應),以反筆畫上港口、山水或仕女等,人們在攬鏡自照時,除了看見自己的面容,還能看見一幅美麗的畫,如人在畫中一般。正是這樣魔術般的效果,使得當時的人們對玻璃畫樂此不疲。

        洋商私人定制 畫作流傳海外

        除了遠在京城的皇帝和皇親國戚,廣州畫師還有一個客戶群體,就是活躍于十三行一帶的洋商。據英國學者孔佩特(曾擔任英國布萊頓皇家行宮藝術博物館館長一職)的研究,當年的歐洲商人運來一箱箱平板玻璃與鏡子,由廣州畫師在背面作畫后,再萬里迢迢隨船運回歐洲。就算在歐洲,大塊平板玻璃與鏡子的價格也并不便宜,玻璃又是易碎品,他們為什么還要這么干呢?答案其實并不難找。圖利是商人的本能,一定是獲利大于成本與風險,他們才愿意這么干。換言之,廣州畫師給洋商帶來的利潤,要大于歐洲本地畫師。

        為了適應海外市場的需要,廣州畫師努力學習“西洋技法”,身處開放口岸的便利使他們有機會接觸到西方最新的繪畫風尚,雷諾阿等同時代著名畫家都成了他們“看不見的老師”,而他們擅長描繪的“本土風情”,又給其畫作增添了神秘的東方風情。在歐洲的王公貴族和哲學家們都沉迷于對“神秘東方”的想象的年代,廣州畫師的作品大受歡迎。這些“中西合璧”的肖像畫、風景畫隨著一艘艘商船流傳海外,將廣州的形象帶入全球視野。

        如今,這些畫作大多收藏在歐洲各國的博物館中,成為“海上絲路”文化交流的有力物證。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24(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0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