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自蒲團——畫僧懶悟的筆墨禪境”亮相中國美術館

        作者:田呢2019-11-08 00:21:17 來源:光明日報

        八歲為僧,十四歲受戒,一生居于佛門,在其中潛心繪事近四十年。因特立與純正、禪心與現時的遙隔,畫僧懶悟并不太為世人所知。11月6日,由安徽省合肥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辦,合肥市懶悟·賀澤海藝術館承辦,安慶市懶悟藝術館協辦的“得自蒲團——畫僧懶悟的筆墨禪境”展在中國美術館啟幕,我們或許可以以此為機,去靜心體會那份“游于藝”的超然與安寧。

        精心布置的展廳中,擺放著蒲團,有些觀眾坐在上面,靜靜地感悟著懶悟法師的筆墨禪境。本次展覽共展出懶悟法師山水畫作品50余件套,共分三部分較為全面地展示了畫僧懶悟的生平及其藝術成就,同時也將其挺立塵表的筆墨性靈與禪意文心洗禮觀者。

        懶悟的山水畫初從四王入手,后漸涉宋元,降而明清;后獨鐘佛門石濤、石溪、漸江諸家,并師造化。于皖中勝景有心會,融皖西山水之雄奇,皖南山水之秀麗,終成二十世紀后期新安山水畫派杰出代表。其畫風格獨特,極富個性和禪機;冷逸老辣,蕭散出塵,毫無人間煙火氣;觀之令人如服清涼散,如聆梵音;故備受當代諸多專家的推重。

        從懶悟法師遺存畫跡來看,師古化古貫穿一生。因為師古,其筆墨修為顯得高古超拔,無塵俗之氣;因為化古,終能筆隨心出,自然無礙。展覽的第一部分“師古兼綜”中可見,就取法范圍而言,法師于宋元明清諸大家、甚至當世名家皆有所涉獵,如米友仁、吳鎮、黃公望、倪瓚、沈周、龔賢、石濤、石溪、漸江、王石谷、鄭珊等。從師法先后側重來看,其早期應是從“四王”筆墨入手,不急不躁,綿密細潤,頗有矩度;隨后上窺元明,既取元人隱逸蕭疏之氣韻,又法沈石田枯硬之骨力,兩相參揉,漸有自家風貌;至其中晚期,則“取其遠不若鄰其近”,獨參前輩畫僧石濤、石溪、漸江等,在禪心相印中悟得筆墨隨心之精髓。

        懶悟法師嘗言:“應知書畫非兒戲,到處云山是我師”。展覽的第二部分“靜參造化”,重點呈現了畫僧懶悟參悟山川自然之“神”,最終達到“神超理得”的歷程。自出家后,懶悟早年游方湖北、江浙、閩南多地,留居皖中,更是飽覽山川之勝。在醉心于以筆墨證古印己的同時,法師也流連山水之間,對于皖中之浮山、歷山、齊山、九華山、大別山、大小龍山等,均是飽覽沃游,而后在游觀靜參后如宗炳所言“應目會心”,“目亦同應,心亦俱會”,進而在“應會”的模糊印象與直覺感受中有所參悟。

        懶悟法師詩詞不多作,一則借禪逃逸,如“我欲逃之逃不出,大荒之外皆充塞”;二則寫景入情,如“云從山腳起,人在樹頭行”,于云山造化中悟人心與天心之合。在展覽的第三部分“詩畫禪”中可以感受到,得自蒲團,臥游山川,懶悟法師在詩畫禪的一統中自得圓滿。其畫中禪味,從整體而觀,則是或荒寒清冷、或機鋒突起,在隨心造境中自然流淌出一種瀟然出塵之感,“觀之如服一副清涼劑”。畫中時有泛舟者、拄杖者,莫不行止從容,更有老僧入定、獨坐林泉。法師詩云:“身騰空門衹自知,不諱前身為畫師……願作寰中散漫游,即寫此卷神仙住”。

        展覽現場,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知名美術史研究學者朱萬章表示,還是首次見到畫僧懶悟的原作。其畫風高古、空靈,不食人間煙火,極具古代文人意趣。畫中的氣韻超凡脫俗,禪意彌漫,且筆意中融合了多家風格從而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面貌,可謂“二十世紀中國繪畫史上的另類”。

        此次展覽由中國美術館研究員鄧鋒擔任學術主持,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學院王聰叢為展覽統籌。展覽開幕后,舉辦了畫僧懶悟筆墨禪境學術研討會。來自全國各地的十余位專家學者參與研討交流。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知名美術史研究學者朱萬章,中央美術學院博士生導師丘挺,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知名美術史研究學者華天雪,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中國美術報執行主編王平,北京畫院理論研究部主任、研究員呂曉,安徽省美學會會長、安徽黃賓虹畫院副院長陳祥明,中國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執行院長湯書昆,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總編、《國畫家》雜志主編楊惠東,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大學兼職教授、原合肥市委宣傳部部長林存安,江蘇省吳江博物館副館長汝悅來,安徽合肥懶悟·賀澤海藝術館館長李昌松,安徽安慶懶悟藝術館館長張慶等專家學者,就懶悟的生平、師承、筆墨、風格等諸多方面做了深入而廣泛的研討,也圍繞懶悟的藝術更深入探討了20世紀藝術的多元樣貌。

        據悉,此次展覽將展至11月17日。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205(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0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