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沉吟歷史與感懷時代

        作者:范迪安2019-12-10 09:33:32 來源:中國藝術報

          (1/6)高云

          (2/6)了無一點塵凡氣 入選第九屆中國藝術節全國優秀美術作品展覽

          (3/6)還記得我們嗎?——紀念新四軍建軍70周年 獲第十一屆全國美展提名獎中國美術館藏

          (4/6)魂系馬嵬(與何家英合作) 獲第七屆全國美展銀獎、新人獎

          (5/6)夢·花飄

          (6/6)夢·魚樂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在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日子里,高云的代表作品匯集成冊并在中國美術館精選展示,作為美術界的同道人,我為此舉深感高興。此前雖有他的多種畫冊刊行,在幾十年來中國美術的各類展覽中更是常見他奉出的新作,但以集觀的方式將他的藝術積累作全景式的編排,他的藝術來路和走向便更加清晰,他的藝術探索和創造也足值同行交流與公眾激賞。

        高云是在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成長并走向成熟的藝術家。中國社會巨大的歷史變遷和發展進步為藝術家施展才華提供了難得的機遇,也在文化和學術的層面上提出新的挑戰。高云的可貴之處就在于珍惜時代的機遇,努力投身時代變革的大潮,在思想意識上緊緊追隨時代,把握時代的脈搏。幾十年來,他始終抱以堅定的文化理想,始終擁有藝術創作的激情,在藝術實踐上體現出與時代同步伐的精神追求。時代感動和激勵著他,他也立志以持續的藝術探索為時代謳歌。在他的筆下,無論是歷史主題還是現實題材,無論是皇皇大幅還是精致小品,他在創作的主題立意、構思構想、情境營造、形象塑造上始終體現出鮮明的時代意識,作品充滿了開闊明朗的意境、生機盎然的氣韻和明快清新的格調,折射出蓬勃的時代氣象,更體現出高昂的時代精神。

        改革開放使中國文藝和文化的語境發生了歷史性的變革。對于一個畫家來說,這種變革即在宏觀的文化識度上提出考驗,要求畫家在變革中求發展,在文化觀念上處理好傳承與創新的關系,從藝術學理的角度審視歷史,面向當代,為自己的藝術尋找正確的坐標。高云的藝術發展始終貫穿著清醒的文化意識,突出體現出思在筆先、以思帶行的實踐方式,他的創作不僅較早地形成個性面貌,而且展現出恒定的理念。正是這種穩定和持續的精神追求,使他的藝術擁有穩定的質量。對于一個中國畫家來說,時代的變革更在具體的實踐上提出新的課題。中外文化新的碰撞與交流,國際藝術潮流對中國藝術特別是中國畫的沖擊與影響,全球信息化浪潮對藝術圖像的美學樣式構成的挑戰,都是中國畫家無法回避的文化語境與現實際遇。高云沒有回避和逃離中國畫面臨的這些時代挑戰,而是始終對中國畫的當代發展充滿信心,以堅持守正創新的信念不斷探索,尤其是在中國畫的意境表現和筆墨語言上攻克難題,借助傳統文化形成自身學術發展的內在支撐,通過深入生活、感受現實獲得創作的原發動力,從而使每一次創作都成為解決問題的研究過程,在每一組每一幅的作品構思和表達上尋找新的突破,在藝術表現的維度上不斷拓展,建立起豐沛的藝術世界。

        時代的機緣在不同的藝術家那里各有不同。高云在中國畫壇的突出成就不僅體現在思想的精深和藝術的精湛上,也體現在他豐富的人生經歷中。他是美術界具有多重“身份”的畫家,先后從事美術編輯出版、美術館管理和文化行政等工作,多崗位的歷練使他始終保有寬闊的文化視野與獨特的認知高度,而在他那里,行政工作和創作研究又能相得益彰、互為補益,尤其形成他藝術的格局。他的能力在于能將多種經驗集中起來,轉化為自己創作的能量,調度和運用他的工作經驗,把畫外之能轉化為筆下之意,從而使作品體現出寬闊的境界和豐富的內涵,這也堪稱高云藝術的獨特個性。

        具體地說,高云的藝術有三個突出特點:

        其一,他擅于用當代的視角表現歷史題材,在歷史題材中賦予時代的新意。多年來,高云始終關注重大歷史題材創作,不斷回溯傳統文化內涵。歷史主題美術創作自古便有“明勸誡,著升沉,千載寂寥,披圖可鑒”的要求,在歷史主題美術創作中畫出時代新意、彰顯時代精神是增強民族文化自信,培育和弘揚民族精神,建設中華民族精神家園的重要方式。在高云的藝術創作生涯中,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他對這一題材的研究探索,從《魂系馬嵬》 《永樂修典》到《還記得我們嗎? 》等作品中,可見他努力追求一種宏大而雋永的表達,試圖在某種具有歷史表述的創作方式下將人物、情節與畫面有效地組合,區別于歷史文本的直譯和平行轉化,而將其構建為兼具歷史厚度與藝術品格的力作。歷史題材創作不僅要有駕馭巨幅畫面的布置經營能力,更要有嚴謹的歷史考據,需要畫者深入史實,研究彼時的社會背景、文化情境,查考搜集歷史資料、文獻、圖片、軼事等,借以營造具有真實性的歷史場景。高云在不斷的考量構化、巧思推敲中,使歷史主題創作呈現出融歷史性、創造性與審美體現為一體的藝術精品,譜寫出了一個國家和民族歷史的精神長歌。

        其二,他擅于在開合之中把握藝術構成,以形象展現情節,在情節中塑造形象。從大型歷史主題創作到古典人物題材繪畫,從連環畫到多種郵票創作,從精細的工筆人物到兼工帶寫的文人高士,高云所涉獵的題材和體裁是比較豐富的,足見他觸類旁通的能力和沉潛創造的逸興。一如工作經歷的豐富性,他是藝術創作的多面手,而多種題材和形式需要解決的基本問題又是集中的,那就是如何在具象的造型體系中畫出每一幅的新意,以師古與創變的精神形成既蘊含傳統意韻,又帶有當代體悟的圖式風格。縱觀高云的大量作品,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他創變的意識與理路。他重點研究的是畫面的經營布局、人物組合、設色勾描到抒情達意的整體性,始終關注如何深入發掘內容與形式上的創新,以鮮明的現代藝術構成意識呈現極具節奏感的開合之態。沈宗騫有論:“天地之故,一開一合盡之矣。 ”作畫之開合,猶如舞臺之調度,行文之起落。高云擅于運用大面積團塊的形式組合,巧妙地處理畫面中主與賓、景與物、繁與簡、疏與密等視覺構成關系,張弛有度,筆到意生,使得復雜的事件情節與人物組合皆于脈絡開合的頓挫轉折處天然而成,融為妙境。例如在《永樂修典》中,背景人群的白描處理與畫面中央主體人物的重彩處理相得益彰,既表現出了永樂大典產生過程中勞動的程序性與復雜性,又凸顯了帝王觀書這一場景的隆重盛況。他創作的許多精美郵票也同樣追求一種宏大而雋永的表達,使方寸之間別有故事和意境,更見主體的形象。他在調度人與物、場景與空間上是一個高手,嘗試通過多種形式呈現歷史文化中的“眾生相” ,形成了與歷史、社會、文化環境緊密相連的畫面氣象。在這方面,他組織和指導舞臺藝術的工作經驗發揮了獨特作用:畫面如舞臺空間,他如戲劇的導演,將人與景、情節與形象作立體的調度,使人物入“戲” 、畫面有“戲” ,觀眾可以品“戲” 。高云在畫面這個舞臺上身心投入,在“人”“景”與“心境”中徜徉往返,將自己對主題的感悟投射于繪畫的創造之中,增強和豐富了當代中國畫的表現力。

        其三,他突出研究和發展了中國畫線條的表現力,以線條造型塑像,更呈現線條的時代美感。高云從少年時代起就對繪畫產生極大興趣,后來加入江蘇省美術創作班進行創作學習,開始嶄露頭角,再入南京藝術學院得高師親炙,劉海粟、陳大羽、張文俊等藝壇巨擘都曾指導他學習中國畫,由此練就了他極強的速寫造型能力和中國畫筆線造型的表現力。他對線條的把控處理,可謂如篆籀行草之磊落,似枯藤游絲之盤旋,頓挫波折,意趣相生。無論是寫意畫中跌宕渾厚的書寫性筆法,還是工筆人物嚴謹精微的描畫勾勒,線條的造型、布局、起伏、行進皆精妙傳神。幾十年的實踐練就了他的線條感性,以“工摹”線條精準塑造形象,在線條的運行中貫穿了情感,使線條一如他心靈的游絲,緊勁相連,抒情表意。與此同時,他的線條又與設色和渲染密切相關。他追求畫面整體色調的高雅,特別注重把握色彩的品質和渲染的氣韻,又以畫面的色調和渲染的肌理襯托線條,達到線與色、形與意的有機相融,而從中襯映出的線條之美成為高云突出的筆墨貢獻。近年來,他還以西方古典油畫的肖像人物為藍本,將其作中國畫表現的轉換,把西方古典繪畫的明暗體系轉換為中國畫的線條表現手法,足以可見他在線造型研究上的用心與入迷,也體現出他對中國畫線條語言的文化自信。

        高云的藝術理路始終基于傳統而進行一種主觀意識化的處理創造,以通達流暢的筆墨語言呈現出對中國畫時代性的思考與轉變,進而在畫面中體現為極具傳統審美價值與當代藝術圖式雙重語言疊加的視覺營構,為新的藝術之路打開了一個不斷精研進取的開放空間,在寫實、抒情與表意的畫面語言中朝向更新的筆墨境界,在歷史敘事與塑造形象之間形成具有時代溫度的筆墨語言。可以想見,在高云展紙運思之際,放眼歷史林壑,煙云往復,不由生發沉沉的感動和幽微的感興,也生成如水流光、滋蘭性情。他的藝術創造往往以“實境”為發端,從實景實境中取材創造,但又了無凡塵之累,脫胎于“實”而到達抒心表意之化境,這是高云對社會環境與歷史文化的視覺投射,也是個人藝術心性的自我暢游。在簡凈高雅的空間和豐美的人物群像之中,情意卻是千回百轉。

        今天新時代的寬闊語境為中國畫的發展帶來了充足的創作條件與發展空間,這一方面需要我們浸潤于傳統文化積淀進行轉化創造,另一方面需要我們不斷合振時代脈搏進行有效探索,為新時代中國畫藝術的發展而努力。高云業已形成他自己的藝術成就與精神境界,可期不斷精進,邁向高峰。

        范迪安(中國美協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Processed in 0.139(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95(mb)